更多相关内容

客观呈现事实是最有力的辩护

——从一起指控4.28亿余元合同诈骗、3.28亿余元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无罪谈起

北京和昶律师事务所  邹佳铭律师

2019年12月23日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某某、蒋某某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被告人黄某某、蒋某某犯虚开专用发票罪的罪名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二)项、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黄某某、蒋某某无罪。”至此,一起延宕七年有余的巨额诈骗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一审以无罪判决告终。

从辩护的角度而言,本案关键是如何证明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这是诈骗罪中很常见的辩点,也是很有难度的辩点,因为主观故意是内在的因素,很容易陷入控辩双方各执一词的僵局。在本案中,我们主要立足于涉案的46份合同,通过合同签订的形式和内容、合同约定的利润(利息)、合同的履行、合同的异常点等方面,客观且有力地证明了辩方的主张:本案是一起以购销合同为形式、实质为借贷关系的民事法律纠纷。被害单位没有被骗,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指控的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被告单位没有纳税义务,不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这是我和田文昌老师合办的一起案件,在他的指导下,我在案件中学习和成长。最大的感受是,好的辩护,一定是吃透案情,让事实和逻辑说话。也以此文感谢田文昌老师的培养,老师的学识和正直是我一生学习的榜样,是为记。

一.指控

某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黄某某和蒋某某明知没有履行能力,采用高价买进、低价销售的方式,虚构钢材循环贸易,诱骗甲公司与之签订合同,以“厂商银”、“代购代销”、“自有资金”模式,直接或间接向甲公司采购钢材,形成46笔循环贸易,从中套取甲公司货款9.57亿余元,并造成实际损失4.284亿余元。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向甲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3.28亿余元,构成合同诈骗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简单地说,就是被告人控制的多个公司作为购销合同的最终的买方和卖方,与受害单位作为中间交易方签订多个钢材购销合同,形成了一个高买低卖的循环贸易圈。其中只有资金流转,没有货物的真实交易。涉案资金全部流入被告控制的公司后,大部分归还了银行贷款,小部分用于公司经营,没有任何挥霍或隐匿资金的行为。

在“自有资金”模式中,被告人控制的下游公司向甲公司支付一定的预付款购买钢材,甲公司补足款项后向被告人控制的上游公司支付全款购买钢材,下游公司取得货权后向甲公司支付余款赎单;在“厂商银”模式中,被告人控制的下游公司向甲公司采购钢材,甲公司再向被告人控制的上游公司采购钢材,形成循环贸易。被告人控制的下游公司向银行缴纳货款的30%作为保证金,银行为甲公司开出承兑汇票购买钢材;在“代购代销”模式中,被告人控制的下游公司向大型的钢贸企业乙公司支付一定数额的定金采购钢材,乙公司向甲公司支付全额货款采购钢材,甲公司将该款全部支付给被告人控制的上游公司采购钢材。在这三种模式中,甲公司实则是分别利用自己的资金、自己在银行的信用以及自己对乙公司的债务的形式,为被告公司融资。

 

二.沟通

接受委托后,我们马上会见了被告人。按照被告人的供述,这些虚构的循环贸易发生在钢材市场价格暴跌,银行催贷并承诺还旧贷放新贷的特定情形之下。被告公司为度过危机向业务合作伙伴甲公司求助,为规避企业之间不能借贷的禁止性规定,双方设计出购销上下游均为被告人控制的关联公司的自买自卖、虚假循环贸易,整个贸易过程实际上只有资金流动,就是借款关系。但是,甲公司的员工众口一词地说甲公司与被告单位是购销关系,他们不知道上下游公司是被告人实际控制的公司,也不知道本案是虚构的贸易,他们是被骗支付货款造成甲公司的巨额损失。

这就让我们陷入了诈骗案件辩护中,律师经常遇到的困境:“被骗”是一种主观状态,被害人或被害单位基于自己的利益考量,往往做出不真实,但又难以反驳的“被骗”的陈述。在本案中,如何证明或说服法官被害单位没有被骗,也就是被告人或被告单位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巨大挑战。

任何案件事实,案卷中的材料不仅是有限的,通常也是偏颇的。被告人对案件事实是最清楚的,律师对案卷材料也不具有被告人的敏感度。鉴于此,与被告人积极沟通,及时告知被告人辩护思路,不仅能够赢得他的信任,也能获得他的帮助,让辩护准备工作更有针对性。我们首先从会见入手,认真倾听被告人的辩解意见。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通过提问让被告人回答两个问题:如何证明这些购销合同的实质是借贷?如何证明被害单位没有被骗?实际上这就是一个问题,也是本案最核心的辩护观点。

在持续多次的会见中,我和被告人之间相互启发。在沟通中我一再强调,他的辩解最好在合同或者其他客观事实中找到依据,这就奠定了本案辩护词的基本特点,通过客观事实的呈现证明被告没有“非法占有目的”。每次会见之后,我都循着他的陈述努力找到案卷中与之对应的合同和其他材料。阅卷中看到的相关内容,也及时反馈给他。通过反复沟通和提炼,最后形成了通过合同签订形式和内容、利润(利息),合同履行情况、与正常购销合同相比的异常点等多个表格,事实得到客观充分地呈现。

体会很深的一点是,辩护律师一定要注重和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沟通,法律是建立在常识、常情、常理的基础之上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好的辩解意见,本质上与法律的出罪口是相通的。辩护律师只不过是以逻辑和构成要件为脉络,把这些辩解意见专业且逻辑清晰地呈现而已。律师的专业知识不能凌驾在事实之上,没有事实支撑的辩护都是知识的裸奔,苍白而无力。

 

三. 呈现

具体而言,我们把46份合同中涉及的相关点以及卷宗中的相关事实,根据合同签订形式和内容、利润(利息)和合同的异常点、合同履行情况四个类别做出可视化的呈现。从而将琐碎、复杂的事实,在辩护观点的统领下,客观、清晰地呈现给法官:

(一) 从合同签订的形式和内容而言

1.在厂商银模式中,被告单位与被害单位一共签订了6份合同,除一份签订于2011年3月,四份都签订在2011年6月4日同一天,还有一份签订在2011年6月5日。购销合同的标的物都是中厚板,买入价都是4100元/吨,卖出价都是4175元/吨,合同中没有约定货物的规格和型号,这种合同在现实中是无法交易的,说明合同双方根本不关心合同的实际履行。

2. 在自有资金和厂商银模式中,合同的签订都是上游公司人员将上下游合同同时交给被害单位签订,两个不同的交易主体完全是同一合同模版。在自有资金模式中,上下游签约的时间一致,未约定货物的规格和型号,并且不同时间和签约主体签订的同一标的物的价格完全相同,每笔合同被害单位都是固定出资1000万元,明显看出被害单位是每笔借款给被告单位1000万元。

(二) 从合同约定的利润(利息)而言

本案被害单位与上游签订合同获取的利润,并不是来自货物在购销环节的真实差价,而是根据不同的模式中被害单位出资的多少,获取相对固定的利息。通过价格差额的计算,可以看出:

本案各笔交易的利润与资金数额是直接挂钩的,且各种模式的利润有明显差别,在自有资金模式中,因为被害单位直接融资给被告单位,所以利润最高;厂商银模式中,银行提供资金,被害单位只是起到担保作用,利润次之;外部资金模式中,资金完全由第三方国企提供,利润最低。

根据各笔合同的交易价格计算,在厂商银模式中,被害单位的资金月利息,来源于是其间接授信,是占用银行资金数额的0.6%左右;自有资金模式中,被害单位的资金月利息,是直接占用被害单位资金数额的1-2%左右;外部资金模式中,固定收取货物量每吨10元的利润,少数是每吨20元。

由此可见,本案是根据被害单位融资给被告单位资金的类型、风险、数量和时间来计算利润,与货物品质、规格以及价格没有任何关系,充分证明本案合同双方的交易本质上是融资。

(三) 从合同异常点而言

1.在厂商银模式中,被害单位都是在合同签订当日从上游公司取得货权,但是与下游公司签订的合同都是约定在取得货权后3-6个月向下游公司交货,这会导致向下游公司交货前的3-6个月,被害单位将货物空置在自己手中没有任何收益,这是违背商业利益最大化原则的。这种违反常规的做法只能解释为被害单位通过这种方式为上游企业赢得3-6个月的资金使用期,被害单位通过被告单位占有资金的数量和时间获取利润。

2. 在外部资金模式中,有十笔已完成合同,这些合同约定的价格偏离市场价140-400元/吨不等。在未完成合同中也存在这种情况,只是价格偏离的程度不同而已。在钢贸的真实利润只有10元左右/吨的微利背景下,这种交易在现实商业中是不可能存在的,证明本案合同的利润(利息)不是来自货物采购的真实差价。

3.本案所有合同都是被害单位指定的仓库,在前期考察中被害单位已获悉该仓库是被告人实际控制的,被害单位安排人员每月到仓库盘库,但是并不关心涉案货物的流通,关注的是仓库中所有货物是否被重复质押。说明合同双方真正的意图是以仓库的货物作为被害单位安排人员每月到仓库盘库,但是关注的是货物是否被重复质押。这说明合同双方是通过被告人实际控制的仓库货物为涉案资金提供担保,不是真正履行每一笔合同。

4.在有的合同中,没有约定货物的规格、品种,也没有约定运输方或运费承担方,说明被害单位根本不关心每笔货物的实际交付。

5.在单笔合同签订之前,被告单位、被害单位和被告实际控制的担保公司签订了为上下游14家企业提供履约担保的协议,这种做法在真实的贸易合同中难以存在。因为如果是真实贸易,被害单位与上下游公司分别是两个独立的交易环节,不存在统一的担保。而且担保是针对债务而言,不会针对履约,尤其是针对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的上下游14家企业的履约。这充分证明该履约担保,实质上是被告公司为本案所有的融资提供担保。

(四)从合同履行而言

1.合同虽然约定了交货码头或仓库,但是被害单位都没有到现场查看验货。在自有资金模式中,指定在被告人实际控制仓库交货,该仓库仓储情况是:2012年2月以来,被害单位交易库存35468.117吨,涉案仓库总库存只有28918.105吨。参加盘库的人证明被害单位要求“整改”,提出整改的意见是“禁止重复质押”。说明被害单位并不关心货物的流通,盘库防止的是被告单位重复质押,保证资金安全。

2. 证人当庭作证证明:本案所有转货权证明都是2012年8月以后后补的。被害单位工作人员去仓库查库时,只按未履行合同核实货权,盘库只是为了保证仓库的货物为借款提供担保。

3在自有资金模式中,合同单号为20120405006/20120405010的已完成合同中,合同签订标的物是中厚板,但是提货通知单是H型钢;合同单号为20120608024/20120608025的已完成合同中,合同签订标的物是船板,提货通知单却是中板。这种合同能履行只能解释为根本没有实物履行。

4. 在所有的外部资金模式未履行合同中,只有第三方企业向被害单位要求交货的催货函,没有被害单位向上游企业的催货函,说明被害单位明知上游企业无货可交。

(五)被害单位积极帮助被告单位融资

1. 在外部资金模式中,所有第三方向被害单位采购的合同都要求货物是被害单位自己生产的,但是被害单位主动向第三方掩盖了货物从合同上来讲,来源于上游公司的情况。在以A公司为第三方的外部资金模式合同中,被害单位还向A公司出具虚假情况说明货物来源于本公司。

2. 根据某证人证言,在以B公司为第三方的外部资金模式,在明知无货可交的情况下,被害单位负责人告知B货物在5月14日、5月15日、5月16日、5月18日分四船发货。8月13日被害单位又以发退差价协议函、虚构停产检修的理由掩盖无法交货的事实。在无货可交的情况下,被害单位在8月17日、20日、21日、23日给B公司传真货装船的出库明细和装船信息。

①在C公司于2012年6月27日与被害单位签订的《销售合同》中,指定交付地为D码头。在根本未实际履行的情况下,被害单位于8月27、28日传3份仓单给C公司,并在8月25、26、27、28日出具出货明细 ,共计钢材6004.78吨。

②在2012年7月5日,E公司与被害单位签订代购代销7484吨热卷合同中,在合同履行期限已过,E公司多次催货的情况下,根据证人证言,“2012年2012年8月14日黄某(被害单位负责人)叫我们过去看货物生产情况,看到仓库内存放大量的热卷。2012年8月17日,黄某传真过来一份出货明细(2013年9月12日),告知我公司已有4472.278吨货物生产完毕,剩余的货物正在生产。”实际上被害单位没有为该份合同做任何实际履行,以上信息都是捏造的。

以上这些事实都散乱地存在合同等书证和相关言词证据中,如果没有被告人的提示,我们很难洞见到这些合同上枯燥数字背后的秘密和规律。其实,辩护律师要做的,就是在被告人的帮助下找到这些数字背后的逻辑,并把它当做一条线,把这些散落如珍珠的事实串联起来,当我们以这种方式呈现事实时,我们的辩护观点就如珍珠项链般引人注目、具有充分的说服力。

 

四.体会

对于大部分刑事案件,律师都会有大致相同的辩护观点,区别在于我们用什么方法说服法官接受我们的观点。如果律师在法庭上泛泛空谈自己的认识,或者将零碎的事实凌乱地呈现,很难获得法官的认同。好的辩护,一定是在辩护观点的统领下,筛选、组织事实,让客观事实说话,法官就难以拒绝你的观点。

当然,案件有时候还会受一些偶然因素影响,刑事辩护中还有很多遗憾和无奈,但那又何妨,好的刑事律师,在于认清刑事辩护的真相依旧热爱刑事辩护。辩护律师的成长没有捷径,办好手头的每一个案件,你、才能收获最重要的东西—真正属于自己的知识、技能、经验和风格,带上它们上路,我们才能在实践的淬炼中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律师。

最后,我们要感谢本案一审法院,本着对案件和当事人负责的精神,历经周折,作出了一个真正体现中央保护民营企业家精神、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判决。虽然公诉机关提出抗诉,但是我们深信保护民营企业、司法客观公正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我们对本案的终审保有信念和信心!

安徽黄某某、蒋某某涉嫌4.2亿余元合同诈骗和3.2亿余元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一审判决无罪

返回业务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