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艺人微博转发过亿,流量造假就是犯罪?

 

朱一博/北京和昶律师事务所律师

前不久,“明星蔡徐坤微博转发过亿事件”的幕后推手—星援App的开发者蔡坤苗法院认定构成犯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流量造假的话题再次引爆全网。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称“整顿无底线追星,严惩流量造假正当时”。

                                        1

    近几年,网络平台相继发布各类明星榜单,粉丝为提高爱豆(偶像)的排名,博取公众关注,赢得“金主爸爸”的青睐,纷纷走上氪金(花钱)打榜之路,或花费真金白银增加“爱慕值”,或勤勤恳恳转发微博。

然而,新浪微博对同一个账号一段时间内转发微博的次数设了限制,并且对同一个IP地址的用户发出请求的次数也做了限制,意味着微博转发的数据有上限,打榜只能斥巨资或耗费精力做任务。

星援App看准这一“商机”,专为粉丝刷微博数据而生。星援App的开发者蔡坤苗主要干了两件事,实现了两大功能

第一,在未获得微博授权的情况下,通过反编译等技术手段盗用接口,将星援App打造成与微博交互的破解版微博客户端用户无需登录微博,仅登录星援App就能实现转发微博的功能。

    第二,避开微博服务器安全保护措施,如手机号码验证用户在星援App充值就可以绑定控制无数个账号,并且在转发微博时随机生成不同硬件设备信息,伪装成不同的手机设备,从而躲过微博的“监控实现自动批量转发、点赞评论的功能

    对于粉丝来说,相较斥巨资打榜,在星援App买小号价格低廉,一个小号仅需花费0.3元。仅运行一年,星援App上的19万个控制端就衍生3000余万账号,蔡坤苗也赚的盆满钵满,非法获利625万。

但是,蔡坤苗获得授权的情况下擅自开发与微博具有相关功能的软件,破解了安全保护措施,为粉丝刷量提供了“作弊”工具,无论是对微博运营商服务器的稳定性,还是实名制用户的账户安全造成严重影响因此构成犯罪

 

                                     2

现阶段,我国刑法对流量造假的惩治非常有限。说到底,流量造假本身侵害的是社会的诚信体系、数据的信用秩序我国刑法中还没有设立侵害数据信用的相关罪名。

即使被称为“社交媒体流量造假第一案蔡坤苗构成犯罪也不是因为他实施了流量造假的行为导致流量造假的结果,而是因为他为粉丝刷量研发的这款工——星援App侵入微博计算机信息系统,所以蔡坤苗的罪名是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

也就是说,只有当行为人在实施恶意刷量行为时采取了侵入或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技术手段,或者研发了相关的程序,在法律上才被认定为犯罪。流量造假之所以被称为黑灰产业,就是因为多数恶意刷量行为采取的技术手段是平和的、无攻击性的,比如组织人工刷量,不属于法律规定的犯罪行为。

 

                           3

当然,与社交媒体的流量造假相比,刷单炒信者的刑事法律风险显然要大得多。

从广义上来讲,刷单炒信也属于流量造假只不过,社交媒体的流量造假,如饭圈粉丝刷榜、自媒体刷阅读量仅是为了提高明星或文章的曝光率,不涉及商品交易环节;而刷单炒信则是为了推销产品和服务,刷销量、刷好评都会消费者的选择产生直接影响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从事刷单炒信业务的网络平台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通过“虚假交易”、“虚假评价”进行宣传,涉嫌虚假广告罪;商家为打压竞争对手,反向刷单,也就是给竞争对手刷“恶评”,或者恶意刷单让电商平台误以为是竞争对手刷单炒信,作出信用降级等处罚还可能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4

    虽然刑法对于大部分的流量造假行为无可奈何,但不代表流量造假者可以高枕无忧。

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中,常某已经按照合同约定,为许某朋友的某款游戏刷点击量,却被“白嫖”,许某不认账。起诉到法院,法院认定“刷量”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合同无效,不但败诉,双方非法获利被收缴。

在“爱奇艺公司诉飞益公司”案中,飞益公司专业从事视频刷量,为提高爱奇艺网站上某个视频的访问量,在4个月内刷了近10亿播放量法院认定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要求飞益公司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500万元。

另外,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以及今年新修改的《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法律规范,流量造假者和帮助流量造假的经营者还可能涉嫌行政违法,面临罚款等行政处罚。

                                  

                                  5

流量造假贻害无穷至少有三宗罪。

一是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创作者失去创造的动力、投资者无法准确预估市场发展方向、商家被裹挟被迫加入“流量竞赛”二是侵犯了消费者合法权益,让消费者在真假参半的海量数据中迷失方向无法做出准确判断,踩坑在所难免三是瓦解了信用评价机制,动摇数字经济根基

因此,政府加强常态化监管是必然趋势两会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显示惩治网络流量造假法院的工作重心

好的作品、商品无法得到市场的尊重仅剩资本的角逐我们都无法置身事外抵制流量造假,完善立法体系、加强执法力度刻不容缓,平台公众共同发力、参与治理也不可或缺

 

 

返回和昶研究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