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昶律师谈”货拉拉女孩跳车事件“

邹佳铭律师

平台公司作为连接商家和用户的社区管理者,己经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它对社会的贡献有目共睹,但是作为一种全新的公司类型或责任主体,企业本身和法律对它的认识都还在过程中。

与传统公司直接提供产品和服务不同,平台公司提供的是一个商业生态社区的基础建设,那么它的根本职责就是维护社区的秩序,保障生态中机构和个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它的责任不在于它做了什么,直接侵害了他人的权利,而是它没做好什么,导致损害的发生,或损害结果的扩大。

货拉拉负有的法定管理义务是:事前对司机资质的审核、培训、管理,事中对司机的监督、事后对事故的处理。这些责任的背后都是企业对消费者权益,还有最基本的人身、财产安全的关注,这不仅是一种法律责任,也是社会责任。

所以,货拉拉女孩跳车事件,不论真相是什么,货拉拉的责任是不可推卸的。尤其是作为行业独角兽的货拉拉,涉及到的不仅是众多人的基本人身安全,更是行业质量的标杆。“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前有滴滴顺风车前车之鉴,后可能有监管介入。希望这声警钟,能为这个本不该早逝的年轻生命带来些许慰藉!

 

王亮亮律师

1、如果女孩不跳车,货拉拉的安全漏洞就不存在吗?货拉拉应该苛责,因为它作为居间平台,缺乏人身安全保障措施,对服务过程缺乏监控,才直接导致悲剧发生。但互联网平台经济“烈火烹油”背后,监管什么?如何管?才是终极问题,前有滴滴顺风车事件、空姐打车遇害事件,今有货拉拉女孩跳车事件,这些都不是新问题,只是女孩用生命换来的讨论热度。

 

2、货拉拉作为货运信息撮合平台,可以理解为“货运版”滴滴,它让有载货需求的消费者和货运司机达成交易,这种线上撮合方式,富有效率,方便民生,是其商业模式的立足点。但是商业模式能够持续运转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把货运到位,二是,把人保护到位,货拉拉只关注了货,因为它把自己只定位于“货运居间方”来逃避责任,但却对“随车人员”这些活生生的人缺乏保护。行车记录仪、录音录像和一键报警机制的缺失,让事件成了“罗生门”。作为平台的货拉拉没有做到这些,就是其要承担法律责任的理由。

 

3、人命关天,女孩的离去,让人遗憾,但要注意到司机也是人,目前关键证据缺失,可能只有司机知道那一刻发生了什么,目前最大的疑点是司机偏离了预定路线,但也有人说,司机选绕行路线,是因为红绿灯少、堵车……。所以,没有事实依附的推测、想象和正义感,都不能作为定罪的证据,无罪推定,罪从无,更是法治社会的底线。

 

4、目前说司机是谋财、害命、劫色或者其他都太早,期待公安机关的认真调查和案情通报。人人都知道货拉拉要负责、平台要积极作为,但是一条人命能改变多少?哪些力量可以督促企业警钟长鸣,这不仅是货拉拉的棘手问题,也是所有人的责任。

 

 

文茵

货拉拉事件让平台企业的安全责任问题再次引发全网关注。在这个问题上之所以存在争论,是从传统的商业角度来看,货拉拉从事的是通过信息撮合,连接各方主体,以提高效率、促成交易的一种信息中介服务。然而,事实上今天以互联网平台为载体的信息撮合服务显然与传统认知上的居间撮合服务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差异。大体量、即时性以及对安全保障的需求,使得平台型企业承担的撮合责任明显区别于普通的居间服务。《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商平台提供的服务如若关系到消费者生命健康,电商平台就应尽到对服务提供者的审核义务。应用在实践中即体现为“高度注意原则”。何为高度注意?即以当前技术手段能做到的注意义务为限,平台但凡能做到的都要做到。例如审核车主背景、监控行车轨迹、车内录音录像、后台与公安联网等等。做到何种程度应取决于当下技术能力为限。所以,对今天的平台创业者而言,事件的启发应该是对互联网平台责任的重新认识。不管平台体量大小,无论是做家政服务、外卖服务还是出行服务,但凡涉及消费者人身安全、财产安全,企业可能都需要下定决心,对整个后台系统、对服务安全品质的管控做到“竭尽全力”。法律是有生命力的,法律尊重常识常理,能力越大必然法律责任越大,企业不能将发展的红利建立在钻制度空子的基础之上。很多时候,空子就是风险

返回和昶研究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