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相关内容

王亮亮/北京和昶律师事务所

 

最近,中金资本高管被举报的桃色新闻,又一次火出了金融圈。金资本作为中金公司唯一的私募投资基金平台,也算是行业翘楚了吧公款开房、婚内出轨的事,反而给这家明星公司,增添了点现实色彩。但是丑闻本身俗套了,缺乏想象力,所以我不讲这个。今天我给你讲讲更有想象力的事:举报信里不是说了嘛,这个高管在外面私设基金,还倒卖跟投额度索要高额回扣,涉及金额数千万元如果举报内容是真实的,那这件事比他们“搞黄色”的事,更值得吃瓜,为什么呢?因为这件事给外人掀开了基金业的财富密码”,更重要的是致富小技巧,可能已经写在了刑法里

 

第一个瓜,我们先来看这个高管私设基金的这件事才是举报信中的重磅炸弹,所谓“私设”就是私设立基金公司,当然,每个人都有权利依法设立基金公司,问题出在,你本来就是一家基金公司的高管,再私设基金就存在利益冲突,而且私设基金的目的可能很纯粹,想把在中资本任职所掌握的资源和利益输送到自己私设的基金公司

 

大家听说过猪油理论吗?它说得是,如果一块猪肉又放回原处,猪肉看似没少,但你的手上肯定沾满了油。金融从业人员就像是天天拿猪肉的人,所以揩点油是非常容易的事。设基金,不就是想揩中金公司的油但我们知道,中金公司是国有控股公司,中金资本是中金公司的子公司,如果中金资本的员工具有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换句话说,如果员工承担着管理国有资产的角色,那这个行为可能就变性了,这样一来,私设基金,就不仅揩了中金的油,也揩了国家的油根据举报信内容来看,这个高管是以亲友的名义私设基金当然这也是常见套路,就是让他人代持或者让他人出面,自己躲在后面操盘,如果举报查证属实,确实存在将中金的项目交给私设基金来做的情况,就涉嫌为亲友非法牟利罪,如果亲友只是挂名,是帮自己代持股份,还可能构成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两个罪防得就是国企员工揩国家的油,把国家要赚的钱,揣进自己的兜里

 

如果做得隐蔽一点呢?也就是说,虽然我私设基金,但我不拉中金的直接客户,我只以中金的招牌为自己的基金打广告,拉别的客户投资自己的基金,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中金的良好信誉也能为自己的基金做品质保证。这样一来,既可以领中金的工资,能收自己基金的管理费,中金投资一个项目,私设基金就跟投一个项目,干一件事,可以拿两份钱,这就叫“里外通吃。这个套路看起来挺好,好像大家都没有损失,甚至是勤劳致富的典范,但是不是你也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怪就怪在“瓜田李下”,私设基金干的事和在中金的工作内容一模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构成了利益冲突,也违背了公司法上关于高管同业禁止的规定

 

第二个瓜倒卖跟投额度,跟投额度就是哪些投资人可以跟投中金投资的项目,倒卖实际上就是投资人的回扣那定性就更容易了,因为也是利用中金的招牌和影响力给自己谋利,并且利用职务便利,收取了好处,其实也是一种贿赂。中金的瓜,是基金从业者打投资人的主意或者吃投资人的回扣,如果再发挥一点想象力,还可以被投资企业回扣,最典型的就是“两头吃”,比如我是基金管理人,我管理基金进行投资,就能收管理费,但我不满足,我投资一家企业,但投资的前提就是投资完成被投资企业要给我一笔提成,你说被投资企业作为融资方,恐怕也很难拒绝这样的要求这样的利益输送,其实就是很典型的商业“回扣”,可能只是手法更隐蔽,说法更高大上而已,但本质上还是一种受贿

 

最后,再总结一下,你有没有发现,这样的套路好像千变万化,但始终有一条主线,那就是“背信”:基金管理者作为投资人财富的管理者,是不是违背了投资人的托付?而且这些高管作为基金公司的员工,是不是也违背了公司的信任最终都是把该投资人或者公司赚的钱揣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正如中金的举报事件一样,再高明的障眼法挡不住刑法的穿透,更挡不住亲朋好友的举报,因为,金融的底色是诚信,金钱只有经得起诚的拷问,才是安全的

中金资本高管被举报:基金业利益输送,早已写在刑法里

返回业务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