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昶谈》第7期:康达尔前董事长被判无罪,以控制权换自由?

邹佳铭/北京和昶律师事务所律师

12月1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康达尔前董事长罗爱华涉嫌挪用资金、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一案,作出无罪判决。这是罗爱华自2014年涉嫌职务侵占罪,被罗湖区人民检察院作出存疑不起诉之后,第二次走出看守所,这在中国的企业家中是十分少见的。那么,罗爱华为什么这么幸运?这份来之不易的自由的代价是什么?

媒体披露的判决书中只涉及了罗爱华涉嫌挪用资金的事实:20183月,康达尔出资5000万元委托前海光信投资某项目,后罗爱华口头指令前海光信、中财汇金公司,将其中的1650万元用于购买房产。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三公司都是“独立民事主体”,挪用投资款买房的行为“系前海光信公司对委托协议理解错误”。也就是说,一审法院认为挪用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是错不在罗爱华,而是前海光信。这样的裁判理由或逻辑,在刑事判决书中是十分少见的。

当然,并不是说这份判决是错误的,在中央保护民营企业家的精神之下,我们为这份判决点赞。但是,这并不意味法院对类似的行为都网开一面被判有罪的案例比比皆是。对于罗爱华的幸运,我们这纸判决的背后寻找原因。

康达尔是一家1994年在深交所上市的老牌上市公司,传统主业是农牧板块,因此在深圳囤积了大片养殖场房用地。随着这些年深圳经济的快速发展,这些土地的价值高达上百亿元,引来了以旧城改造为主业的京基集团的垂涎,双方展开了一场可写进教科书的、硝烟滚滚的控制权大战。

为了赶走“门外野蛮人”, 康达尔的大股东——罗爱华实际控制的华超控股上演“焦土政策”,剥离优质资产;寻找“白衣骑士”并购海外资产,都没有逼退虎视眈眈的京基集团。双方在缠斗的过程中,互相向监管部门举报、互相向法院起诉华超控股主张废黜京基集团的股东资到京基集团主张罢免董事会全体成员双方内斗导致康达尔延迟发布年报,面临退市风险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2018年8月13日,罗爱华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两天之后,康达尔财务总监李力夫和监事张明华也以同样的罪名被刑据媒体报道,这个罪名与被京基集团长期“诟病”的康达尔山海上城房地产项目相关,该项目被认为“未经决议程序私自与华超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进行违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形,并在公告中故意隐瞒该等违规关联交易信息”

山海上城项目发生在2016年4月,时隔两年之后,在双方陷入僵局,康达尔面临退市风险的关键时点旧事重提,罗爱华由此被刑让人引发无限联想。成为双方控制权之争的转折点,一方面,引发多米骨牌效应,康达尔多名董事陆续辞职,董事会改朝换代,京基集团一举拿下康达尔控制权。

另一方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刑的第三天,罗爱华等人与京基集团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京基集团受让华超投资100%股权。由此,京基集团合计控制康达尔71.5%股权,这场长达六年的控制大战终于尘埃落定

更值得玩味的是,京基集团入主康达尔后,认为还有一笔8750万元的大额资金异常付款与罗爱华等人相关。2019年7、8月,华超控股替罗爱华归还了8750万元,康达尔出具谅解书,罗爱华等人被取保候审。

说到这,罗爱华的幸运之谜逐渐开。这个事件明显呈现上下半场上半场为争夺康达尔的控制权,双方穷尽了公司章程、民事诉讼、行政监管等各种可能的手段,难分胜负。下半场以罗爱华为分界点局势直转急下,每放弃一份控制权,就向自由多迈进一步也许就是这份无罪判决的代价当然,从法律角度而言,被告人退赃、被害人谅解,都可以成为法院从轻处罚的理由,无罪的判决还是在法律规定的限度内做出的。

我们可以假设的是,如果罗爱华不放弃公司控制权,本案是不是另一种结果?还可以更进一步假设的是,如果罗爱华没有被刑,康达尔是不是会被京基集团收入囊中?

当然,“商场如战场”,假设没有任何意义该案给我们的启示是,在巨大利益面前,不要指望对手讲底线,“打铁还需自身硬”。回过头来看罗爱华历经的几宗罪,没有一宗是“不赦的。某种程度上,罗爱华所曾面临的风险也是企业家常见的风险

第一宗,2014年被举报的职务侵占,关系到2008-2012年间,罗爱华等四名高管经董事会批准,给集团总部全体员工发放土地整合专项奖金第二宗就是山海上城项目涉嫌为关联公司输送利益。大家可能认为,这是公司内部正常的薪酬决议商业决策,怎么可能涉嫌犯罪呢?

这与康达尔是上市公司有很大的关系法律规定作为公众公司,它必须披露相关重要事项和财务信息,如果上市公司通过奖金发放和关联交易,转移财产,会直接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引发刑事调查。如果我们还认为公司上市就是圈钱的,就应该醒醒了。公司上市之后,每一分资金都与投资者利益攸关稍有闪失,就被举报。你从投资者手中拿的每一分钱,背后都写满了义务和责任。

第三宗罪,挪用资金,可以说十查九准,万众瞩目的张文中、顾雏军、吴小晖案中,都涉及这个罪名。堂堂公司老板,难道不能从公司借点钱?当然可以,但是你得遵守公司制度,按照规定程序走流程,审批。即使这个流程就是形式,还是老板说了算,你也得摆个姿态,否则就是犯罪。

所以,罗爱华是不幸的,很多企业也许都有这些问题,独独她调查了。但是,谁让康达尔手握那么多土地,那可是“寸土寸金”,还被人抓了把柄呢?罗爱华又是幸运的,她的放弃让她更可能获得自由。之,利益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公司的锅最终是老板背的。

返回和昶研究

更多相关内容